现在时间:
站内检索:
相关人员对塞罕坝林场生态文明建设先进经验和塞罕坝人优秀品格的生动介绍
发布日期:2017-10-11 字号:[ ]

一、牢记使命 铸就绿色丰碑——河北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厅长  周金中

 

塞罕坝,是蒙古语和汉语的混合用语,意思是“美丽的高岭”。历史上,这里水草丰美、森林茂密,清朝末年为弥补国库亏空,先后进行了三次大规模开围放垦,再加上日寇掠夺、山火不断,到新中国成立时,这里的原始森林已荡然无存,变成了风沙蔽日的茫茫荒原。

上世纪60年代初,正是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但国家仍然下定决心,在塞罕坝建设一座大型国有林场,恢复植被,阻断风沙。1962年9月,369名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创业者,肩负“为北京阻沙源、为京津涵水源”的神圣使命,从全国18个省(市)集结上坝,开始了艰苦卓绝的高寒沙地造林。

恶劣的生存环境,是创业者要攻克的第一道难关。塞罕坝冬季漫长,年均积雪长达7个月,极端最低气温零下43.3摄氏度,加上偏远闭塞、物资匮乏,生活条件极其艰苦。考验,一个接着一个。由于缺乏在高寒地区造林的经验,头两年人们满怀希望种下的2000多亩落叶松,成活率还不到8%。超出想象的困难和挫折一度冷冻了人们的笑声和激情。

党交给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坚决不能退缩和放弃!关键时刻,王尚海、刘文仕、张启恩等首任场领导班子成员带头把家从承德、北京等城市搬到了塞罕坝,以示决心。在他们的带领下,林场技术攻关组改进了“水土不服”的苏联造林机械,改变了传统的遮阴育苗法,大大提高了造林成活率,让信心和希望在荒原上重新燃起。

就这样,他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接续奋斗55年,终于创造了荒原变林海的人间奇迹,使得在自然状态下,至少需要上百年才能修复的塞罕坝生态,重现盎然生机。如今,林场造林面积达到了112万亩,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场,如果把这里的树按一米的株距排开,可以绕地球赤道12圈。

如今,塞罕坝的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是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8倍。这里的森林生态系统,每年能产生上百亿元的生态服务价值,每年释放的氧气可以供200万人呼吸一年。

更令人欣喜的是,美丽高岭上的这片绿色,正在燕赵大地蔓延开来。近年来,河北省大力弘扬塞罕坝精神,开展大规模的国土绿化,全省每年完成造林绿化面积都在500万亩以上,造林数量、质量均居全国前列。目前,全省有林地面积比新中国成立初期增长了10多倍。河北省环京津地区已经实现了土地沙化逆转。

习近平总书记对塞罕坝机械林场作出的重要批示,让河北林业人备受鼓舞。我们将牢记嘱托,不忘使命,撸起袖子加油干。让燕赵大地绿意更浓,美丽河北续写传奇!

 

 

二、做生态文明建设“先锋树”——塞罕坝机械林场党委书记、场长  刘海莹

 

人们在恶劣的自然条件下造林时,会先栽上一些适应性强的树,为其他树种落地生根创造条件,这些树被叫作“先锋树”。在塞罕坝人心里,老书记王尚海就是一棵永远挺立的“先锋树”。

1962年,40岁的王尚海是承德专署农业局局长。塞罕坝林场组建,组织上派他担任林场第一任党委书记。建场头两年,由于造林成活率低,加上生活艰苦,人们情绪一度很低落。王尚海穿上老皮袄,骑上黑鬃马,带着技术人员跑遍了塞罕坝的山山岭岭,仔细研究那些残存的落叶松。他和大家一起啃窝头、喝雪水、住窝棚。晚上睡觉的时候,总是睡在离漏风的草帘子门最近的地方。他和大伙一起,憋足了劲,一定要把树种活,一定要把林场办下去!

最终,马蹄坑大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开创了中国高寒地区机械栽植落叶松的先河。王尚海在塞罕坝干了13年,在任期间林场完成造林54万亩。1989年,68岁的王尚海病逝。遵从遗愿,他的骨灰被撒在了马蹄坑。伴他长眠的那片落叶松林,如今被叫做“王尚海纪念林”。

塞罕坝原来没有樟子松。樟子松的家乡在大兴安岭,它耐寒、耐旱、耐瘠薄。1965年春天,后来曾担任过省林业厅厅长的技术员李兴源开始试验引进樟子松。育苗必须用农家粪做底肥,他就在路上捡拾马粪驴粪,甚至去附近公厕掏大粪。松芽出土时最怕鸟来啄苗,他拿着铜锣,在苗圃周围使劲敲。一试三年,终于取得了樟子松引种的成功,如今,樟子松已成为塞罕坝第二大树种,解决了干旱沙地造林的一大难题。

1984年,我从河北林业专科学校毕业到了塞罕坝,成了“林二代”。在我的心中,我的入党介绍人王凤明,就是我身边的一棵“先锋树”。工作十几年,王凤明的工作岗位换过四五回,最苦、最偏远的林场他都干过。我曾问他,刚干出成绩就调离,你一点想法也没有?他憨厚地笑着说:“我是个党员,党让干啥就干啥,干啥也得干好!”

2005年,一位工人在清理水井时遇险,他第一个跳下井去救人,不幸以身殉职,年仅50岁。他这一生没有说过一句感天动地的话,但在我心里,他永远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共产党员!

习近平总书记的批示对塞罕坝建设者给予了高度评价,这让三代塞罕坝人备受感动,无比自豪。生态文明建设在总书记心中分量有多重,塞罕坝人肩上的担子就有多重。中国梦,需要更多的“中国绿”,我们将牢记重托,不负使命,把塞罕坝精神发扬光大,在绿色发展的新征途上,当好“先锋树”,再创新辉煌!

 

三、选择塞罕坝 我无怨无悔——塞罕坝机械林场退休职工  陈彦娴

 

1964年,我19岁,在承德二中上高三。快要毕业的时候,我们宿舍的六个好姐妹经常在一起谈理想,大家有一个共同的心愿:要像新中国第一位女拖拉机手梁军那样,为祖国建设贡献一分力量!

我家的邻居刘文仕是塞罕坝机械林场第一任场长。听说那里正在开展大规模机械化造林,我鼓起勇气给刘场长写了一封信。信发出不到一个月,就收到了林场的回信,说欢迎我们去工作。就这样,我们放弃了高考,选择了塞罕坝。1964年8月23日,学校给我们开了欢送会。我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迈出了通往理想的第一步!

承德到塞罕坝有两百多公里,我们坐汽车颠簸了两天两夜才赶到林场。记得我们吃的第一顿饭,是黑莜面饼和炒蘑菇,这可是当时林场招待客人最好的饭菜了,可我们都觉得有一股怪味,根本咽不下去。住的条件更是艰苦,房子不够住,大家就住在仓库里、马棚里、窝棚里、泥草房里。夏天外面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外面雨停了屋里还在滴水。最难熬的还是冬天,嗷嗷叫的白毛风,吹到人身上刺骨地疼。我们睡在只铺了一层莜麦秸秆的土炕上,睡觉时都要穿着棉袄棉裤戴着棉帽子,早上起来眉毛、帽子、被子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霜。

到林场熟悉了一段时间的环境之后,领导并没有安排我们去学开拖拉机,而是让我们去苗圃学习育苗,我们很失望。领导耐心地给我们讲,育苗也很重要,做好这项工作也很了不起。

育苗确实不是个容易干的活儿,整地、做床、催芽、播种,每项工作程序都有严格的技术要求。为了掌握好播种时盖土的厚度和压实度,我们拿着滚筒和刮板一遍又一遍地练,手磨出了血泡,手臂肿得抬不起来,可我们还是不停地练,直到达到技术要求为止。

那年冬天,我们到马蹄坑作业区清理残木。山上的风特别大,男同志跪在雪地里采伐残木,女同志负责拖坡,就是把残木用大麻绳捆好,然后拖到山下。由于积雪太深根本没有路,拖起来十分吃力,使出浑身力气才能缓慢地向前挪动。工作一整天下来,肩膀被大麻绳子磨得血红,厚厚的棉袄也都被磨破了。就这样,一干就是一个多月,我们累得就像脱了一层皮,等回到总场场部时,大家都已认不出我们了。但是,让我们骄傲的是,我们创下了女同志上山参加采伐作业的历史,男同志能做到的,我们女同志也做到了!

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树都已经长成了大树,当年的茫茫荒原已经变成百万亩林海,我们所有吃过的苦、受过的累、流过的汗水和泪水,都变成了快乐、骄傲和自豪!

 

 

四、花海是我最美的裙子——塞罕坝机械林场职工  杨 丽   

 

2009年,我研究生毕业后,来到了塞罕坝。在来之前,我百度了一下,网上那些美丽的风光让我心怀期待。可没想到的是,坐着绿皮火车咣当了10个多小时到承德,再坐5个多小时汽车到了林场,一下车,我人就傻了。寒风像无数把刀子,割在了我的皮肤上,还夹杂着雪,扑到我的脸上。林场孤零零地夹在大山里,满眼望去看不到人烟,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泪水开始在眼睛里打转。

林场领导很了解我们这些新职工的心理,一上班就组织大家参观场史馆。当那些前辈们住过的马架子、造林用过的工具、穿戴过的衣帽就在眼前,马蹄坑大会战、六女上坝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就在耳边时,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一开始我在办公室做文秘工作,几个月后我发现专业没有用武之地,便主动要求调到了生产股,还参加了林场青年先锋队。

每年统计工作结束后,大家会被安排轮休,家近的人都回家了,公寓楼里经常是我一个人。那一阵子,我感到很无聊,每天在宿舍里看电视、玩手机、读网络小说。有一天,我跟着领导去大光顶子山顶的望海楼去慰问,一位叫刘军的瞭望员给我上了一课。

瞭望员的工作单调乏味,为了排遣寂寞,刘军跟着电视上的节目学会了画水彩画,他把望海楼房前屋后的景色全都画在了画里,然后裱好了挂在墙上。看着那一幅幅有趣的画,我的人生突然又照进了一缕阳光。我为什么不能利用这难得的闲暇干点什么呢?

当时林场刚好出了一本植物图谱,我便利用业余时间来研究。这里的野生植物多达600多种,由于生长条件特殊,塞罕坝的野生花卉花大色艳,引种栽培的价值很大。林场成立了专门课题组,我成为其中的一员。

我的生活充实多了,查资料,搞调查,写论文,好多个晚上,经常是翻着翻着书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慢慢的,我认识了塞罕坝数百种花卉,能够准确地说出它们的生长习性和生长地域。到现在,我们的课题组已成功地将玉竹、百里香等20多种坝上花卉,引种到低海拔地区。而我,也因为这项研究课题与我母校的博士生导师结缘,去年顺利地考取了河北农业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成为林场历史上的第一位女博士生。

花是美丽的,但研究花的过程并不全是诗情画意。有一次在山上,我被一种当地土语叫做“桦皮夹子”的虫子咬了,4天后才发现,像苍蝇那么大的虫子已深深烂死在我的肉里,到医院才取了出来。

今天来到这个讲台,我特意穿上了裙子。到塞罕坝8年了,我从未穿过裙子。但我从不觉得这是一种遗憾,因为我与鲜花为伍,已经将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融在了林海中。当鲜花铺满绿海时,花海,就是我最美的裙子!

 

 

五、塞罕坝绿种撒遍承德大地——承德市林业局干部  封捷然      

 

小时候,父亲和乡亲们每年总要到一个叫“塞罕坝”的地方参加造林会战。父亲每次回来总对我们说,塞罕坝人真了不起!条件那么差,还是一年到头、成年累月地干,有的连命都搭上了。咱坝下的条件比人家好多了,更应该响应国家号召,跟着人家多栽树。

长大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承德南连京津、北接内蒙古,正处在浑善达克沙地的大风口。塞罕坝人年复一年地种树,就是在为京津抗风沙、涵水源,他们做的事太伟大了!

55年来,承德人见证了、参与了塞罕坝人创造绿色奇迹的全过程,塞罕坝精神也像绿色的种子,播撒在承德大地上,感召着、激励着承德人民和塞罕坝人并肩作战,共同构筑起保卫京津的生态屏障。

50多年来,承德全民造林每年投工投劳都在10万人次以上。目前,承德的有林地面积达到了3417万亩,森林覆盖率由5.8%上升到57.67%,成为华北地区最绿的城市。

在塞罕坝精神的感召下,承德也塑造起了自己的绿色精神。比如隆化县全国造林模范郑淑芳,30年种活了40多万棵树,30年,她在山和家之间往返奔波,走过的路,相当于走了3个长征。由于长期在荒山上忙碌,顾不上家里,和丈夫长期积累的矛盾终于爆发,不得不办了离婚手续。那天她哭了一夜,可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拉上树苗,又上山种树了。

潮河是北京密云水库的主要水源。10年前,承德在沿岸实施了稻改旱,1万多农民从种水稻改为种玉米,这样每年就可以多为北京供水5000万立方米。乡亲们说:“咱普通农民能为北京做点事,光荣!”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承德,更加坚定了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信念。

为了天更蓝,承德打响了减煤控车等5大攻坚战,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稳定在70%以上;为了水更清,坚持多措并举,保持水环境全省最优;为了地更洁,主动砍掉了200个矿山,取缔污染企业1400多家。

树多了,水也多了。通过植树造林,承德的水源涵养能力提高了30倍,是华北地区唯一不缺水的城市。

树多了,环境好了。一批大项目、好项目落户承德。去年,文化旅游、大数据及电子信息等10大新兴产业的增加值,首次超过了传统的“两黑”产业。

树多了,百姓富了。目前承德拥有经济林1000多万亩,培育出了全国最大的山楂、山杏仁生产加工企业和全国最大的果壳活性炭生产基地。

学习塞罕坝,加快走新路。作为京津冀水源涵养功能区,我们将牢记使命、接力奋斗,让塞罕坝的绿色种子在承德大地生根、开花、结果!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